• 關于我們

    電解鋁企重回鑄造鋁錠老路了嗎

    發布時間:2021-11-22 16:46:33 作者:錦鋁工業鋁型材 瀏覽次數:

      今年前三季度鋁價一路上漲致使鋁錠市場交投變得異?;钴S。由于鋁錠良好的流通與變現優勢,許多電解鋁廠家和加工廠中途也紛紛調整生產計劃,重點向鋁錠生產傾斜。這也讓業內對這幾年電解鋁產業鏈延伸的發展之路產生了疑慮。鋁錠是否會再度成為廠家們的主導產品?前期大量投資的鋁棒和合金錠產能是否打了“水漂”?筆者認為,從長遠來看,產業集聚和產業鏈條的延伸終將是鋁行業的大勢所趨。

      鋁錠又成了“香餑餑”
    鋁錠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響,鋁錠價格曾在年初跌入低谷,隨后由于全球量化寬松的貨幣政策,加之我國在較短時間內控制住了疫情,經濟得以快速恢復,大宗商品特別是銅、鋁等主要有色金屬品種開啟了大幅上漲的步伐。今年滬鋁SHFE主力合約從最低的13895元/噸上漲至最高24765元/噸,其間漲幅達到78.2%;LME期鋁從最低1945美元/噸,最高漲至3229美元/噸,其間漲幅也達到66%。

      鋁錠價格的節節攀升,激發了市場做多熱情。由于期現聯動,鋁錠現貨一時成了“香餑餑”。疊加限電等因素,在資金的炒作下,現貨鋁錠成了硬通貨,許多貿易商堅定看漲后市紛紛惜售囤貨,市場上可交割的品牌鋁錠和現貨隨之減少,如此一來又助漲了鋁錠期貨,繼而推高了鋁錠現貨。在此輪鋁價的上漲中,上游的電解鋁廠家和一些鋁錠貿易商可謂賺得盆滿缽滿。從國內各大電解鋁上市公司三季報中可以看出,鋁錠價格上漲給電解鋁企業帶來了超預期收益。

      云鋁股份10月24日晚間發布的三季報顯示,1-9月,公司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達到32.32億元,同比增長466.69%。而這個業績還是在面臨云南省電力供應緊張,公司部分生產系統限電停產的不利局面和計提6.6億元資產減值的情況下核算的。

      具備煤電鋁產業優勢的神火股份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248.2億元,同比增長70.9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2.99億元,同比增長366.62%。

      中國鋁業經營業績同樣喜人,公司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1949.29億元,同比增長46.39%;實現凈利潤達到50.37億元,同比增長1035.68%。資產負債率較年初下降了3.33個百分點,經營性現金凈流入較上年同期增加85億元。

      合金棒錠遭冷落

      與鋁錠價格一路上漲,鋁錠受到追捧不同,國內大部分鋁棒和合金錠廠家卻沒這份幸運。他們不僅沒有享受到鋁錠價格上漲帶來的紅利,相反卻因為鋁錠價格走高,下游主動接貨意愿不強,加之合金生產的硅、鎂等輔料短時間大幅上漲,加工費難以提高等因素而陷入困境。

      在業外人看來,鋁錠市場這般火熱,鋁棒廠和合金生產廠家境遇不應如此。事實上,造成這種認識偏差主要是把這些廠家等同于電解鋁廠家看待了。鋁棒廠和合金廠大多屬于電解鋁的下游客戶。約從2014年起,國內電解鋁行業發生了重大變化,興起了大批鑄棒廠和鑄錠廠,他們依附于這些電解鋁廠,購買鋁水直接鑄棒和鑄合金錠。一些主要的電解鋁廠除滿足自身深加工需要的產能外,均減少了鋁錠生產,改賣鋁水。這也是近幾年國內市場上鋁錠大幅減少,而鋁棒和合金錠開始增多的主要原因。

      當然有些電解鋁企業不同,比如東方希望集團和信發集團,利用自身電解鋁產能優勢發展深加工鋁棒,自產自銷,且量能在市場上占比較高,擁有較強的競爭力和話語權。除此之外,平時在市場上看到的大多數鋁棒則是在電解鋁廠周邊布局購買鋁水的廠家所產。

      除鑄棒外,近兩年也有許多企業開始進行其他品類合金錠的生產。但無論是鑄棒還是鑄錠,倘若自己沒有鋁水,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些廠家掙的也僅是加工費,也可謂是“辛苦費”,產業鏈兩頭在外,抗拒市場風險的能力自然也較弱。當然,掌握核心技術和客戶資源鑄造高 端合金的廠家情況要好很多。

      正常情況下,鑄棒廠在市場上按加工費銷售也就每噸500元左右,而今年面對各 種原輔材料的大幅上漲,特別是9月以來硅和鎂價格的翻倍上漲,使得生產成本大幅增加。由于鋁棒產量大,且對應的貿易相對閉環,主要直接應對的是鋁材加工廠家的實際需求,下游廠家訂貨謹慎,且具有生產上的極度靈活性,因此很難將成本迅速傳導至下游,甚至出現了銷售和成本每噸倒掛近600元的情況。這也就意味著生產即虧本。為破解困局,一些鑄棒廠紛紛改做重熔鋁錠的生意,以等待鋁棒市場回暖。一些電解鋁廠家也見狀調整生產計劃重點生產鋁錠。于是近期市場上開始出現鋁錠增多,鋁棒減少的景象。

      產業鏈拓展仍是大勢

      近期,隨著國家對大宗商品價格的調控,鋁棒和合金錠所需的硅、鎂等輔料價格開始回調,鋁棒加工費也開始上調,市場有了好轉,這也讓企業松了一口氣。但經此一“劫”,會否影響這些廠家的信心?行業會否生變?

      近年來,我國鋁市場和行業不斷發生著變化,而這些變化無疑是順著市場要素配置方向發展。電解鋁市場早已過了重在熔鑄鋁錠的歷史。行業已形成吸引大量資本加持,產業更多集聚,鏈條延伸,分工協作更加緊密的發展格局。

      為響應下游鋁材加工節能減排,減少熔鑄環節,大量鋁棒廠追隨電解鋁廠投資興建。相對于電解鋁廠,這些鋁棒廠直接消納了電解鋁廠生產的鋁水而直接變現,省去了鋁水后期的鑄造鋁錠、發運、貿易等諸多環節,而相對于鋁棒廠可直接采購鋁廠鋁水鑄造成鋁棒掙點加工費,可謂多方共贏。也因此,近幾年我國的鋁棒廠大干快上。據相關機構統計,現鋁棒產能已達3000萬噸,廠家150余家,扛起了消化電解鋁產量的半壁江山。此外,各類合金錠、桿等加工廠家的興起,也成為消化電解鋁廠鋁水的又一新生力量。

      當前,國內整個電解鋁產業格局無疑適應和有利于產業發展,也切合了國家“雙碳”目標要求和地方產業集聚發展需求,當下要做的是適度投資,優勝劣汰,讓產業更具發展基礎和后勁,且更具韌性。

      可見, 如果僅僅基于市場的短暫變化就認為今后電解鋁廠重熔鋁錠走回頭路的想法是不對的。大宗商品價格非理性上漲,只是市場的短暫行為。隨著國家嚴禁大宗商品炒作,加大調控力度,加之全球貨幣收緊,市場將回歸理性,行業必將回歸正常。國內鋁產業鏈的協同穩健發展更值得期待。盡管鋁錠具備其他品類良好的套保優勢和變現優勢,但市場變化莫測,況且電解鋁廠大規模重回鋁錠生產不符合自身和行業利益,也有悖產業低碳發展趨勢。

    老妇大黑BBWBBWBBWBBWBBWBBW